主页 > 制造图集 >兄逝收留‧叔叔变狼‧姦侄女监15年打10鞭 >

兄逝收留‧叔叔变狼‧姦侄女监15年打10鞭

兄逝收留‧叔叔变狼‧姦侄女监15年打10鞭(柔佛‧新山22日讯)39岁已婚华裔工程师,3年前基于哥哥突然逝世,“好心"收留嫂嫂和3名侄女一起生活。不料,他过后竟明目张胆在家里有人时,多次关上房门性侵一名当时只有14岁的侄女,东窗事发后,嫂嫂报警将他提控上庭。法官判决他监禁15年及鞭笞10下后,他即以自己上有父母及下有幼儿需抚养为由,要求提出上诉,并获准保外候审。週五,被告在同为工程师的太太陪同下,于新山第一地方法庭听取判决。获悉法官哈山阿都拉下判的结果后,被告通过律师斯里提亚拉要求上诉,同时恳求法官批准他保外候审。恳请上诉期间保外候审被告向法官求情时声称,他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支柱,必须供养年老的双亲,再加上他的第一个孩子才出生两个月,因此,他恳请法官允许他在上诉期间保外候审。法官几经考虑后,决定将被告原来的1万2000令吉保释金提高到3万令吉。来自武吉英达花园的被告李金雄(译音),是于遭提控,共面对两项控状。第一项控状指他在傍晚6时30分至7时15分之间,在案发屋子性侵当时只有14岁8个月大的侄女,触犯刑事法典376(1)条文。第二项控状指被告在晚上7时30分至8时之间,在属于被告的另一间屋子内再次性侵受害者,触犯了同样的条文。法官今年1月8日审讯后,因控方无法证明第一项控状,宣判被告获得获释。至于第二项控状,法官谕令被告择日自辩,并允许被告以1万2000令吉保外候审。週五,法官听取被告的庭上自辩后,认为被告无法针对控方诉求找出疑点,因此作出上述判决。之前,检控官蔡学捷恳求法官严判被告,因为被告滥用了受害者和受害者母亲对他的信任。身为受害人的亲叔叔,被告理应疼惜及教导受害者而非藉机性侵她。在刑事法典376(1)条文下,能够行使最高20年的监禁惩罚,因此,检控官希望法官基于社会公众的利益,对被告施以严刑。考试无法出游当晚被性侵根据受害人在庭上阐述,,她为了应付考试而无法随同母亲和姐妹去云顶。就在那一个傍晚,她再次遭到叔叔性侵。受害人称,事发时屋内还有公公和婆婆在,但是叔叔仍闯入她房内。叔叔进房后就亲吻她的脸和颈项,她因为害怕别人知道,所以不敢尖叫,仅摇头抗拒。她指出,叔叔接着掀起她的衣服抚摸她,甚至抓起她的手为自己手淫,惟她紧握拳头不肯就範。岂料被告索性脱掉自己和受害人的裤子,性侵后者。受害人披露,遭性侵时,闭着眼睛的她感觉到有手指插入她的下体,她能够确定这个情况,因为这已不是第一次发生。怕揭发没人信哑忍叔叔恶行多次遭到亲叔叔性侵的受害人说,叔叔以前是一个好人,因为叔叔不仅收留了爸爸的遗孀和遗孤,还让他们一家人免费吃住,甚至当她面对课业难题时还会教导她。受害人在审讯期间披露,由于年幼时经常向父母说谎,儘管后期遭受性侵,她害怕即使说出真相也没有人会相信,加上羞耻心,她唯有对叔叔的恶行哑忍两年。她称,她已不记得叔叔性侵了她多少次,但是第一次肯定是在2010年,她与家人刚迁进叔叔家后不久发生的。称多次被性侵家里都有人受害者在庭上揭露,叔叔多次性侵她时,家里都有人在。最后一次除了公公婆婆在客厅看电视,婶婶和妹妹也在叔叔房内看电视,姐姐则在她房外的二楼客厅使用电脑。“期间妹妹曾经进入我房内的厕所,但是妹妹走出房间后,叔叔立刻锁上房门。"她称,叔叔是以没收手机为藉口进入她的房间,儘管遭到她的拒绝,但是叔叔却说“你没得选择"。受害人说,叔叔脱掉她的底裤再次性侵她,刚好妹妹敲房门,也试图从另一间房进来,但是叔叔完全不理会,直到完事后才走出房外。“妹妹进来后问我发生甚幺事,因为妹妹还小,我也说不出口,只能边哭边告诉妹妹叔叔非礼我。"心存阴影害怕被人触碰今年已16岁的受害人在庭上自白时说,自从叔叔对她做出这种事后,她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除了母亲和姐妹,她很害怕被别人触碰,即使对方是无意间触碰她,她也会惊惧不已。针对这起叔叔性侵侄女案,法官早前允许控方援引去年6月1日甫落实的刑事程序法典183A条文,让受害人和家属针对案件发表感受。受害人坦言,自从她告发叔叔后,向来关係和睦的公公和婆婆也跟她和家人决裂。受害人揭露,叔叔在事件揭发前的两年里,已多次性侵她,但她已记不起大部份案发的时间和日期,只记得母亲和姐妹去云顶旅游,留下她面对考试的那一次。叔叔最后一次性侵她,则是在,隔天此事就被揭发了。母自责后悔当初迁居受害人母亲在庭上谈到自己的感受时,表达了她对受害女儿深深的悔意。她自责地说,她是一个失败的母亲,如果当初不是她决定把全家人从砂拉越搬来新山与小叔同住,女儿就不会受到这种受伤。“我无法原谅自己,也不敢想像,女儿这两年来如何承受重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在案件审讯期间,作为本案第八名证人的受害人母亲披露了她对被告的信任。由于感激被告在她丈夫逝世后,愿意照顾她和3名女儿的生活,她还将自己公积金户头存款的收益人填上被告的名字。根据审讯内容,受害人是在2010年跟随母亲、公公、婆婆、姐姐及妹妹,从砂拉越迁居到被告与妻子位于新山武吉英达花园的住家一起生活。不料,一家人落户新山不久,时年14岁还是一名初一生的受害人,即遭到“面善心恶"的叔叔性侵。本案传召了8名证人,除了受害人,还包括受害人的妹妹、两名朋友、母亲、查案官及为受害人验身的负责医生。友人惊悉遭遇逼向母坦言受害人遭受叔叔性侵长达两年后,终于在忍不住向朋友哭诉。根据审讯内容,受害人的朋友惊悉她的遭遇后,恫言若她不向母亲揭露此事,友人就会亲自上门向她母亲说出一切。受害人在别无选择下,当天唯有向母亲告发叔叔的行径。其母听闻女儿的遭遇后,一时间也无法接受事实,并且非常震惊。她母亲翌日向被告摊牌,被告也坦承自己的所作所为。为了孩子,受害人母亲即刻到处找新房子,并于8月6日带着3名孩子迁往新居,然后带着受害人去警局报案。警方接获投报后,将受害人带往医院验身。负责为受害人验身的医生,也是本案的第七名证人,在庭上指出,受害人的验身结果显示,她的私处确有一道撕裂的旧伤痕。证人指出,儘管受害人申诉她曾经多次遭到被告性侵,但私处仅有一道撕裂伤痕,这可能是因为受害人遭性侵时不敢反抗,或被告都在同样的位置性侵所造成的结果。妻称信任丈夫被告的妻子受访时以案件仍在处理上诉程序为由,不愿发表谈话。但她强调自己相信丈夫。被告妻子于週五下午约2时50分抵达法庭办理保释手续。被告的一名律师代表也到场给予协助。被告于下午3点10分左右,由庭警押往保释柜台。他离开拘留室时,一见到摄影记者即刻低下头,来到保释柜台才抬头签署文件。被告和妻子办妥手续后,被告以红色外套遮盖头部,避免面容曝光,随后又戴上墨镜,与妻子快步离开法庭。‧2013.02.2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