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探险世界 >夏芝然的故事迷宫──关于我城,我地的困惑与思考 >

夏芝然的故事迷宫──关于我城,我地的困惑与思考

《慾望之狗》是香港作家夏芝然的最新迷你小说集,其中共计十五篇短篇小说,篇幅或长或短,最长不过五十页。虽篇幅短小,然故事题材丰富,让人见识到夏芝然构建故事的能力,不同题材的故事各具吸引力,让读者陷入言有尽、意无尽的故事迷宫,如同走进了香港的街巷,为街道两边的建筑和店面所吸引,不用刻意寻找出口,只有一种冷眼旁观时代变迁的随遇而安,以及无限怅惘。

十五篇短篇小说,我将其归为两类,第一种是人与人,人与自我的心灵对话,诸如〈为Lizard送情书〉、〈慾望之狗〉、〈寄给W的〉、〈他站在镜前看她〉、〈露露和K〉等,第二种是对于这个城市变化的探索,有〈N个小事故〉、〈移动的黄色小城市〉、〈她被烫到了〉等,当然并不能简单的二元划分,在某些小说中,两个主题有相互交错的部分,由人及城,由自我到香港的探索与思考。

夏芝然的城市迷宫,与香港地的千丝万缕

作为香港作家的夏芝然,对于正在消失的香港会是怎样的态度呢?《慾望之狗》中的十五篇故事中总有玩味,十五篇故事在题材上虽多数是描述人与人之间的故事,有关亲人、友人或恋人,似乎与这香港城市的发展毫无关係,仅追寻着人的过去与现在,实则是在悄然无息之间,与香港同呼同吸,藕断丝连。

香港地的特色元素。这类元素在故事衔接与角色的对话之中偶然出现,比如在同名短篇小说〈慾望之狗〉中的旧区中学的变迁,其中写到「那个旧区,此时也比当年热闹了。」在〈N个小事故〉中洛与卫为探索父亲的过去时提到,中环建筑群大馆(旧中环警署)变迁和保育现状;〈写完就倒塌的迷宫〉中男主角J和女主角莉子的相遇正是因为香港人经常会面临的找房搬屋问题;〈1/3天台的多肉植物〉中的凉茶文化以及女主角所住空间的周遭环境,以上皆充满了香港人情。茶餐厅的元素更是多次出现且具有香港本土的特色元素,不论是〈慾望之狗〉或是〈N个小事故〉等篇章都有这一日常生活元素,在〈为Lizard送情书〉中更讲述了某家茶餐厅的发迹史,增加了小说的现实性,也加强了本土性。

关于公共生活空间的思考。对于公共空间的思考,既是一种人文关怀,也是一种对于对居民的具象描写。比如〈为Lizard送情书〉中是关于宠物的公共活动空间,「宠物不能够进入茶餐厅」,但是却容忍着一只猫在茶餐厅逡巡,「我」为Lizard送情书的原因,正是因为宠物不能够在大街游蕩,他们的活动空间十分狭小,促成了这个故事,展现了一种人情和关怀。而关于公共生活空间的思考,是来自于〈1/3天台的多肉植物〉主角生活之中,公共洗手间忘记沖厕事件引来了邻居不满,导致警察上门,因为生活空间的压迫,安全距离被逐步侵犯,导致人们情绪崩坏,相互燥火。这些都成为了对于香港地的居住空间和生活空间的具象化和形象化的描写,展示了目前香港地居住环境的生活现状,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夏芝然的心灵迷宫,与镜中人的亲密对话

在我读过的多数短篇小说集中,多是丰润人物形象,比如白先勇的〈纽约客〉和〈台北人〉,描绘出了一齣台湾众生相,每一个生动的人物形象,都成为了白先勇笔下的经典。然而夏芝然的《慾望之狗》中的短篇小说多是以两个角色相互交错,相互对话,互相成就对方(此处用角色一词,因为在某些篇章中,镜中人并非人物,而是动物)。

通过与镜中人对话,在与对方话语之中反观自身,促进角色本身成长和思考。个人认为,《慾望之狗》短篇小说集中的不少篇章中都採用了这样一种对话方式,来塑造角色的同时,也让读者深入文本之中,感受故事的核心。

对镜自窥,镜中人面貌可能清晰可见,可能模糊不清,但是每当望向镜中自己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一位曾经在生活中留下痕迹的镜中人,那位促成个人成长的镜中角色。这样心灵对话式的故事发展更偏向于私人,而不偏重于故事走向或冲突,多一种怅惘,少一种通透。

人物对比相互角力,人物对话成就丰满。镜中人的思考是来自于《慾望之狗》中〈他站在镜前看着她〉,他与她成为了对方的镜中人,他注重她,她更加注重护肤霜;在〈N个小事故〉之中卫是洛的镜中人,在〈写完就倒塌的迷宫〉J和莉子相互作为镜中人;〈露露与K〉中,K是主角露露的镜中人。

〈N个小事故〉中洛与卫的故事,在故事开篇,一句「洛羡慕卫」就为两人的关係奠定了基调,卫有着洛没有的天真、自信和坦率,也因为性格使然,作为台湾人的卫逃避问题投奔了香港的洛,于是两人走上了探询父亲过去真相之路,也正是因为卫的想法让洛找到了让故事结尾的方法,洛通过卫促进了自我对于父亲探索的发展。

〈写完就倒塌的迷宫〉中男主角J和女主角莉子在文中作家石子的笔下,相互纠缠,相互造就,通过双线发展描写中,各自出现在对方的故事之中,然后衍生,创造出了各自新的故事。两人的故事却写到此处略为俗套便停笔了,任由主角发展。

通过人物对话中,镜中人的存在让故事更加丰满,也让人物各有特点,在〈为Lizard送情书〉中的狗仔Lizard、〈慾望之狗〉之中的人物Kid,〈露露与K〉中的角色K,让我更加倾向于是角色与自身的心灵对话,促成了个人成长和故事延续。

夏芝然的故事迷宫,关于我城,我地的困惑与思考

一栋栋相似的高楼,成了绝佳的迷宫。他们并不钝实,钝能实实在在触地,但是当建成尖锐,风成刀,穿风而过。透明冷酷无情。人在缝隙穿梭,唯有变成更清简。

──《1/2捕猎手前传》

即将崩塌的心灵迷宫/城市迷宫。在香港即将消失的倒计时中,夏芝然用她构建故事的能力创造了一个属于她的城市迷宫,同样也是属于她的心灵迷宫。在这个迷宫之中,有城有人,有过去有现在,有文化缩影,也有着对未来的思考。

在超现实故事〈移动的黄色小城市〉中,对于这座即将消失的城市进行一次预言,同时在〈1/2捕猎手前传〉有对这城市的现状的描写。在这异想的城市中,看不清未来,若之前的十四篇故事,是对于香港大街小巷人情世俗的描写,那幺最后一篇〈1/2捕猎手前传〉,是站在城市的天台上,前方望不穿的朦胧夜色。

也许「欲望之狗」将永远困囿于这心灵迷宫,但〈欲望之狗〉也许是属于香港地的城市迷宫即将崩塌前的焦虑与恐慌。

于香港.序言书室
2018年7月21日

相关推荐